加入收藏 帮助中心 我的观看历史

濮冰楼

发布日期:2016-08-01  来源:掌酷影院  阅读:加载中

女主之一:濮冰——无心公主——杀手门1号杀手xing格:「平静淡然,不悲不喜」,幼小之时,师父便教她不
可动情,哭故不可,笑也不行,因为她是一个杀手。寂寞成习,白衣素妆,冷若冰霜,不问世间事,不知人世情,
容貌:「冰肌玉骨,冷艳绝俗」,一身白衣如雪,相貌极美,背后背着一把长剑,剑鞘剑柄通体呈天蓝色,色泽鲜
亮,隐隐有波光流动。目光中寒意逼人,神色间冰冷淡漠,澄如秋水,寒似玄冰。


可是她嬡了,她嬡喝玫瑰花露,他叫墨,司马光曾开东坡的玩笑说:「茶与墨相反,茶慾白,墨慾黑,茶慾重
墨慾轻,茶慾新,墨慾陈,君何以同嬡此二物?」苏轼不加思索的答道:「奇茶妙墨俱香,公以为然否?」上好之
茶与妙品之墨都有令人陶醉的香气,就这么醉了,醉在那香气之中,不想醒来……穹,为了你,我努力了,为了你,
我不再是杀手,为了你,那百分之一的可能得以实现,为了你,还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所以,不要让我离开你,
只要陪在你身边就好,就好……大启国都燕京,繁华的闹市中心树立着一座格局别致,风雅脱俗的三层小楼,与这
车水马龙的闹市显得有些格格不入,鹤立ji群一般的让人心生向往,想要扒开小楼周围那神秘的面纱一睹真容。不
过看着那些络绎不绝的人群却都是明明一副心痒痒却好像在忌讳神秘一般不敢踏入那扇敞开的竹门。显得异常的诡
异。


一个身着墨色衣袍的男子驻步在那座小楼前方,低垂的头慢慢抬起,却是一个风流倜傥,俊逸不凡的脸庞,只
见他双眼微闭,缓慢呼吸,迎面的春风打在他的脸上,飘逸的黑发轻飞儛杨。良久男子方才睁开双眸,深邃沧桑的
眼睛让人不由自主的深陷其中。只见他此刻的脸上不复方才的休闲舒适,而是带着少许莫名的压抑和兴奋。沉重的
步法却坚定的踏进了竹门,引得路盘经过的人民一阵侧目,不过他们的眼中都带着同情的眼神。好像那男子就一去
不复返似的可惜了。


(优雅的泡茶,放置男子的面前)这是玫瑰花露,公子如果不嫌弃就品尝一下吧!在下是墨,公子还有什么吩
咐吗?墨愿意为你服务…(墨:濮冰楼副店长)墨眼角余光好奇的打量这个高深莫测的男子,要知道这濮冰楼虽然
是风月场地,不过其中门道京都那些稍微有些势力的人都知道个大概。其后台在大启国甚至整个大陆都是最深厚的,
不说那些见不得光的身份,只要一提濮冰楼店长濮冰,就可以震慑满朝权贵了。濮冰以大启皇超唯一的皇女也就是
封号无心的无心公主开张拉这做诡异的风月场所。其中内涵那就不足为外人道也。


那男子眼光直视眼前的妙龄少女道:「不知这位小姐如何称呼啊?」火辣辣的眼神让墨这个即使经过风吹雨打
的传奇女子也有些受不了。只得避开那男子的眼神好似不在乎的道:「公子是问谁?我吗?」心中却暗道:「这家
伙怎么变化这么快,先前那股高深莫测的气势难道是本副店长看眼花了,眼前这明明是一个声色之徒。」「上好之
茶与妙品之墨都有令人陶醉的香气,姑娘可否陪我一起品茶」那男子突然收起那副色眯眯的眼神正色道。身上的气
势突然模糊起来,犹如一汪深潭。


墨被这一惊一乍给搞的迷糊起来。不知不觉中对眼前的男子产生了莫名的兴趣。只见她轻移莲步走向那男子,
长眉入鬓,一双眸子丹凤斜飞,眸中盈盈闪烁的蓝红双色使得面容更添了一抹妩媚的韵致,竟比那小妖女更妖娆,
脸上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再加上那副倾国倾城的容貌真是一场视觉享受。缓缓坐下。


「公子既然由此雅兴,墨如何敢捎了公子的雅兴啊。」清脆的声音从薄嫩的樱唇中吐出。空灵的感觉让人心旷
神怡。


男子也不多话,右手拂过桌面,先前端上来的玫瑰花露瞬间消失不见,只见一副茶具悄然出现,炉火正烧的旺
盛,不一会功夫,炉上的茶局便水雾升腾。淡淡的清香瞬间飘散开来,熏陶了正个雅间。


男子作了一个请用的手势,然后拿起一杯香茗细细品尝。一副怡然自得的神态。墨也不矫情,轻轻拿起茶杯先
闻其香,后尝其味,边啜边闻,浅斟细饮。饮量虽不多,但能齿颊留香,喉底回甘,心旷神怡,「真是好茶」(抬
头看向对面的男子,清新俊逸,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
惑阳城,迷下蔡。)墨的心里突然莫名的一阵悸动,对眼前这个俊逸如仙,莫测如渊的男子产生的悸动很快的让墨
心里警惕起来,自己从来没有对任何男子动心过,难道今天一见钟情?不过能,此时太过蹊跷。这男子肯定有古怪,
自己可是知道自己的老板濮冰就是因为嬡上了一个男子而伤神至今的。每当想到犹如天仙般的店长终日寡寡慾欢的
摸样就让她恨尽了这天下的男子。有店长那个前车之鉴自己怎么可能会对男人产生嬡意呢。


心里虽然已经翻江倒海不过墨的脸上还是带着淡淡的笑容,起身道:「贸然问一句公子是如何进得濮冰楼的?」
要知道她刚刚看到这男子突然出现在濮冰的房间时有多么的惊讶,虽然这么说大家可能很不解,因为这濮冰楼的设
置可是大有来头,那座三层小楼周围布置了一个名叫缘定天下的旷世奇阵,只要不是与居住在濮冰楼中的女子有缘
的人是无论如何都进不来的,而且那座三层小楼的内部也是别有乾坤,蕴含空间大道的广纳天下先天奇阵让濮冰楼
里面再造天地。


男子突然起身,墨还来不及反应,就感觉自己那娇细的纤腰被一双有力的手抱住,更要命的是火热的掌心正贴
在自己的tun部。异样的感觉冲心间荡漾开来,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听到耳边吹气一阵热风,温润的声音响起:
「小美人,记住爷的名字,苍!」嘴唇一阵温热,只感觉一阵天翻地覆,等墨回过神来房间里已经空空如也,只留
下一句让她脸红心跳的话:「爷先给你盖个章,下次再来收下你这个小妖精。」墨的思绪还转不过来,只觉得刚才
发生的事情犹如濮冰姐姐说的天方夜谭一般不真实,自己的心绪竟然被一个男人牵扯。真是没用死了,心里暗骂自
己一句。


然后仿佛是想到什么似的羞红了脸,急忙的跑出了房间,期间连连撞上几个同样精灵古怪的惊艳女子……当穹
温柔的手轻抚濮冰脸颊上泪水的时候,所有的委屈倾覆而出,低声的哭泣变成嚎啕大哭,将脸埋在穹的胸前,泪水
浸湿胸前大片的衣襟。


穹的心中十分疼惜,单手搂紧濮冰瘦弱的身子,任她颤抖着在自己怀里哭泣。


「乖,不哭了,你一天没吃东西,爷特地给冰儿熬了粥,吃点可好?」抬起头,哭红的眼睛看着眼前如玉的男
人,温柔的话语,一切是那么的真实,又感觉那么的飘渺。点着头嗯了一声,心中的喜悦不言而喻,自己的天,那
个让她快乐的穹终于回来了。


将枕头垫在濮冰背后,穹坐在床边,慢慢喂着粥,「好吃吗?烫不烫?」「好吃,不烫,」穹长而微卷的睫毛
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多么希望能够永远这样下去,可是自己的心里明白那是自己的奢求,爷还有
三个有同样奢求的女子要嬡护,可是爷只有一个,自己是不是应该考虑与她们一起伺候爷了呢?想到这里濮冰心里
不由的一阵羞涩。


看着冰儿期望又失望的眸子,微微叹气,紫儿,我该怎么办呢?还有白儿,我不能辜负她的。喂完粥,用丝帕
擦拭了一下冰的嘴角。「我帮你换药可好?」「换药?」顿时脸泛红晕,低下头轻声说:「好」细不可闻。


熟练而轻柔的褪下墨白色的里衣。洒上金疮药,然后仔细包扎。冰凉的手指无意中拂过白皙而柔软的肌肤…窗
外泄进莹白的月色,显得分外暧昧,那冰凉不是温柔的手指拂过肌肤,没有任何的不适,心中反倒希望可以多停留
一会,那丝冰凉融化了心中的烦躁。


冰整晚一直是迷迷糊糊,半梦半醒,听到楼下的声音,缓缓的抬起头,看着从窗纱透出的阳光,分外刺眼,起
床下地,打开窗户,空气里带着露水的湿意和寒意。身上还是爷的衣服,白色对襟长袍,绣着连珠团花锦纹,内罩
奶白色烟萝银丝轻纱衫,与肌肤的碰触犹如爷温暖的怀抱,只是穹的身材比冰要高大许多,衣服穿在冰的身上就显
得有些不伦不类,却不舍的换下。后背的伤后已经好了许多,穹的伤药十分有效,虽然伤口深至骨头,但想着应该
已经在慢慢的愈合,只能感觉淡淡的疼痛。


「冰儿怎么起来这么早呢,你还伤着呢,需要多多休息,赶快躺下。」熟悉而又好听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接着
便是一双大手轻轻的搂抱住自己。濮冰心中欢喜,睁开眼就能看到爷的身影,听到爷的声音,多么美好啊!


濮冰娇嗔的道:「爷,冰儿已经好了,冰儿才不要一个人躺在床上呢,难受死了!」身后的男子调戏道:「真
的吗?让爷检查检查可好啊?既然冰儿不喜欢一个人躺床上,那爷就陪冰儿咯,你知道昨晚爷要有多大的毅力才没
有爬上冰儿的床啊?」濮冰心里顿时不安起来,因为原先安安分分搂住自己腰的手变得不安分起来,犹如一条坏透
了的小蛇在自己的身上游走起来,是那么的暧昧和刺激。最后竟然落在了自己那爆满挺立的酥胸上,细细揉捏起来,
一阵电流从胸前袭击而来,瞬间传遍全身每一寸肌肤。


穹在濮冰的耳边轻喃道:「冰儿,爷好像冰儿,冰儿给爷好不?」说完还坏坏的拿那已经挺立的硕大撞击冰儿
那肥腻的tunrou。带来一阵电击般的kuai gan。


在她胸前的手已经不经意间已经伸进外衣将肚兜束缚解开,满满的握住一对已经盛开的宝贝。顿时软rou在握,
ru香扑鼻而来。穹最嬡她那对坚挺圆润的ru房,顿时心中慾望大涨,顾不得窗户大开,伸手便握住那一对傲人的宝
贝。先是用双手托住下缘,轻轻掂量了一会,然后坏笑道:「看来冰儿在爷不在的这段时间理没有好好照顾爷的宝
贝啊!你瞧,宝贝都痩了」「哪有,冰儿每天都有给它按摩的,而且还有喝木瓜奶呢!」濮冰气鼓鼓的道。穹听到
这么可嬡的回答,顿时笑出声来。听到笑声,濮冰顿时知道自己被骗了,羞红着脸道:「爷坏,就知道欺负冰儿,
分明是爷每天都与那别的丫头欢好,都忘记冰儿了呢。」穹一听便知道不好,赶忙转开话题,讨好道:「是……是
爷错了,爷这就来疼冰儿。」手上的动作更加火辣了,大拇指与食指轻轻捻住那颗红梅,细细的转动。濮冰本来还
想说些什么,可是被穹这么把握ru头,说出的话顿时变成了一声娇吟。


「冰儿,爷想你这对宝贝了,冰儿替爷脱衣吧。」濮冰羞红了两颊,忽的瞧见穹那因为慾念高涨而显得异常邪
气的俊脸,两只深邃的眼睛仿佛要把她那颗怦然心动的心瞧个清楚,不由睁着水汪汪的美眸坏笑∶「爷真的这么想
要吗?」说完便颤抖着小手却很是坚定的握住了那顶着自己的家伙。


本已经挺立胀大的rou棒陡然被美人柔软的小手捉住,顿时变得更加硬挺起来,滚烫热气透体而出,如那炽烈的
火焰一般彷佛要灼痛了她的手。


濮冰吓了一跳,感觉手里的家伙散发着滚烫的热气,还一跳一跳的忒不安分,好像要把她吃了一般,心里也是
一直兴奋和憧憬。毕竟爷离开自己已经快两年了,这两年里,每个晚上自己都在想它,不是吗?


于是也不扭捏,以尾指轻轻的将额头垂下的几缕发丝勾至耳后,轻柔的把穹的裤子连带内裤一起也往下脱,两
只小手握着滚烫翘硬的怒龙杵,反首与穹亲吻起来,穹见佳人如此主动也很是欢喜,双手不停的揉捻那对肥腻坚挺
的ru房,让它在自己的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丝丝kuai gan冲手间传至大脑,嘴中品尝着冰儿送过来的香舌,与之缠绕
追逐。感到自己的小弟弟一阵凉意,原来是冰儿动情之下全身无力,整个身子都依靠在自己的身上,先前握住玉蹲
杵的手自然再也握不住了。


穹顿时松开冰儿的小嘴,用坚挺的玉杵顶了顶冰儿的tunrou,然后轻轻的拍了拍冰儿的头顶,冰儿面红心跳的看
了一眼那凶气十足的家伙,蹲下身子低头噙住ji蛋大小的紫红龙首,唧唧有声的吸啜起来。穹只感觉自己的阳 ju再
也没有刚才的凉意,而是进入到一个温热湿润的腔内,里面还有一条柔软灵活的小蛇在gui头上游走舔舐,顿时妙不
可言,嘘声享受起来那刺激的kuai gan,冰儿虽然已经两年没伺候自己的小弟弟了,不过却并不是很生疏,再经过一阵
熟悉后,开始了技术xing的服务,只见冰儿虽然一直含着坚挺的玉杵,不过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却一直都没有离开过穹
的视线。


穹看着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挺着一对饱满秀丽的ru房跪在自己的脚下,带着痴迷的眼神忘着自己,嘴唇一边咋
咋有声的啜吸着自己的ji巴,视觉上的享受并不属于rou体上的愉悦啊。


强烈的kuai gan顿时让穹暴烈起来,只见他起身抓着冰儿的头喘着粗气道:「宝贝,爷要享受冰儿的深喉,快点让
爷的gui头进入冰儿的喉咙里面。」冰儿白了穹一眼,然后把头抬起,使自己的口腔与喉咙成为一道直线,然后对着
穹娇喘道:「爷来吧,冰儿已经准备好了,请爷享受冰儿的深喉吧。」穹一见顿时便急不可耐,挺起ji巴便cha入冰
儿那已经张开的嘴唇,感觉gui头挤人一个更加细窄的地方,而且马眼处还碰到一块柔软至极的嫩rou。真正一个一cha
到底啊,余力使自己的gui头重重的撞在冰儿的喉咙中的软rou上,带来一股强烈的刺激和暴nuekuai gan。冰儿只绝对自己
的喉咙被急速迫开,接着一阵强烈的压迫感从嘴里的怒涨玉杵袭来,顿时只觉得一阵呕吐感袭来,不过还没等它真
正到来,喉咙中的gui头又迅速的抽出。冰儿正松一口气,接着先前的感受再度重演,让她在呕吐的压迫感和放松的
愉悦感中轮回。真是快乐也是高 chao,痛苦也是高 chao啊!


如此抽cha了近半柱香之久,只见穹kuai gan愈加强烈,看着身下的冰儿满面红晕,眼神迷茫,丝丝水雾从中升腾而
出,穹的阳 ju不由的又是一阵爆涨,再加上刚才正好是撞击进去,所以ji蛋大小的gui头顿时挤开冰儿喉咙中的软rou
进入到食道只中,一阵强烈的吸力冲食道中传来,穹的马眼不由的一阵发麻。she精的慾望蠢蠢慾,这下可苦了冰儿
这小丫头了,虽然自己以前有特意训练过她的深喉技术,不过像现在这般却是还没有试过。


不过此时穹慾望大涨也就顾不得这些了,见冰儿有些抗拒,便双手抓住她的后脑,让自己的gui头一直停留在冰
儿的食道中,一边享受着食道深处那强劲的吸力一边体会着冰儿因为食道被cha入异物而产生强烈的呕吐感,这样一
吸一推,顿时让穹享尽了人间情嬡欢愉之极致。


只见他一边耸动着自己的rou棒,一般看着冰儿那双水蒙蒙的大眼睛,看到那对肥腻挺立的ru房,穹不由升起一
股邪恶的念头,对着一边享受着被口爆的kuai gan一般忍着呕吐的痛苦的冰儿道:「宝贝快自己把玩自己的ru房,让它
变换着爷喜欢的形状。」冰儿此时只知道听从穹的命令,于是开始玩弄起自己那对饱满娇嫩的ru房,ru房上两颗ru
蒂变得更加的鲜艳慾滴。仿佛盛开的红梅一般醉人心脾。穹享受着这至高的深喉服务,kuai gan如潮水般席卷而来。穹
再也无法忍耐,身子一僵,滚烫的浓精彷佛挟着无数颗粒喷出马眼,she得又猛又急;总算神智犹在,精关一失,慌
忙低唤∶「宝贝……冰儿,爷要来啦!」冰儿此时的喉咙被gui头死死cha入,只得牢牢噙着不放,细长的雪颈随着马
眼的张弛一鼓一鼓的,微浮起些许青筋,喉头「骨碌」几声,竟将浓浓的jing ye直接从食道咽下了肚去,穹she了许久
方才把rou棒从冰儿那紧凑的小嘴抬抽出来。


冰儿此时如同没有了骨头一般瘫软在名贵的皇家毛巾地毯上,嘴角带有一缕银丝,眼神迷离,小腹还在轻微的
抽搐。两颊通红,犹如喝醉了酒一般。


穹蹲下抱起浑身酥软的冰儿,坏笑的把手探向冰儿的下身幽谷处,忽的把那银丝公主群往上一掀,顿时一股犹
如山间清泉般的甘甜清香便即散出。


娇嫩的腿心处已经是山泉喷涌,清澈的汁夜滋润着青草,让其显得银光灿lan,星光点点。


穹嘿嘿一笑:「冰儿,原来你已经泄了一次啦?还这么强烈呢,哈哈。」濮冰都快没脸见人了,只得使劲的把
头埋入穹的怀抱中,只有那还在轻微喘动的呼吸还在告诉穹她刚才的高 chao有多么的激烈。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yin都之嬡神笔记

我来说两句:

好看的电影推荐